心中的天空之城

2020-06-30分享


一直以来就很喜欢宫崎骏的作品。我只是不明白,又或是想不通,在一个人的心灵之内,怎么会有那样大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心中的天空之城

一直以来就很喜欢宫崎骏的作品。我只是不明白,又或是想不通,在一个人的心灵之内,怎么会有那样大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微风总是轻柔拂过树枝枝条;在那个世界里,星星和月亮总是游走在因为雾气而蒸腾上天空的云雾飘渺;在那个世界里,阳光的触手总是搁浅在人们脸上,挑起一阵阵阴影与悸动。呼吸都静了。

一叶三千。那里虽然也拥有着灿烂触及不到的阴霾,有着雷声滚滚,还有大雨滂沱下冰冷而又无情的颤栗。但在那里,那个世界,使人心向神往的世界里,所有的人都是笑着的。尽管笑得勉强,笑得嘴巴生疼,或者笑得眼睛里流出水滴,清亮,流星似的划过脸庞,留下一道还未干涸的痕迹。每个人的瞳孔中都会倒映阳光冲破天际,倒影真,倒影假,倒影天地。这些事物,一直都活在我的心里,像一首无词的旋律,在寂寞里狂风舞落叶般的无尽徜徉。

你相信吗?反正我深深坚信。我相信每个伟大的作家创作出来的作品都是生命。他们实实在在地活着,在一个和我们平行的世界里和我们一起微笑,一起感受春天来临,河水叮咚融化中生命周而复始的传奇。

我好像一直在追寻着什么。我对这些奇妙的思想没有一点的保留。我在追寻,在弱水三千里面寻找生命里无声的歌曲,有声的宁静。或许是电影里一样的天空之城普拉达。它是九天之上骄傲却又孤独的存在,是万年以前人类所能制造出的最可怕的武器。人类自相残杀的战争给它留下了深深的疮口。昔日辉煌褪去,如同岁月在时光的静止中悄悄退去的影子。它本就不该成为人类的财富。它是幸运,是灾难,是悖论。然而它也是美丽。是残垣断壁下青苔附着的惊艳,是风,是唯有风之轻灵才能与之相称的厚重。

有人说不能过多地沉浸于幻想之内。这样会无法自拔,甚至于迷失自我。但我清楚地知道,我并没有。我只是在尝试罢了,在尝试达到一种境界,还有每个人心里都会小心翼翼保护的那片净土。

或许现实世界中真的有这样的所在。又或,它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我无从得知。

还记得几周之前我们学校组织的夏令营。四天的样子,每一天的活动不是很多,似乎有些冗长乏味。但我却不是这样认为。因为那天,我似乎寻找到了什么,以至于现在我的脑海里还充盈着当时阳光下点亮春风的那抹澄蓝。

那日,初夏正午的阳光来得是那样正好。我们漫步在密林里,阳光从各个树梢间的缝隙中倾斜,滴落在脚下,就这样碎了一地。上山的路不太好走。隔着柔软而又舒适的鞋底,我仍旧能感受到脚下泥土夯实中隐藏的石头的锐利。就这样静静地行走着,连话也不说一句。只感受到绿荫里弥漫的潮湿,太阳把停留在我身上的空气加热得温好。一切都如指针寸厘跨过钟盘一般凑巧。

渐渐地那条不知何年何月何人踩踏出的小径愈来愈陡。脚边碎石不断滑落,使我的每一个脚步都变得如岩羊一般小心翼翼。小径也便就寻踪觅迹在隐隐约约蜿蜒而上的山腰上盘绕,四周的树木密得若一道切割而成,浓绿自内部渲染,每一处都留下痕迹。攀登。我能感受到由心底传来的无力感,就像一片已然破损的旗子被敲打在狂风暴雨中一样的感觉。脚下树的根茎沟壑交错,更是因为土壤稀薄的缘故,硬生生大力自地面上拔地而起,再深深扎根下去,狰狞的枝干支楞着扭曲过去,包含了一股巨大力量似的,顽强而又清隽。行走在如此曲折的道路上,脚步也已经开始有些拖沓。四周密不透风的林子此时已然摇身一变成为一座巨大的蒸笼,所有树林里清晨叶片上闪动琉璃般透明灿烂的露珠随着太阳的升起蒸腾,如一层塑料袋包起来的一般不舒服。

我知道我正在进行某种一定会有结果和重点的旅程。并且我的心里面似乎还有急切,如一只小鼓在蹬蹬催人的急切。汗水不断自额头滴下模糊了视线,进入呼吸的空气自鼻子一路燃烧到肺叶里面。

这便是过程吧。机械地迈着向前行走的脚步,周围所有美丽的一切似再也不能引起我一丝一毫的注意。我开始胡思乱想,我在想这条该死的小径究竟会通向怎样的地方,甚至它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入口也说不定。

走不动了…双腿似乎再也不能承担身子的负荷,在没有一丝风的空气里竟有些发抖。我不禁有些怀疑。我变得怀疑这整趟旅程,怀疑我为什么会脑子抽筋来到这样一个鬼地方。到底爬了多久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或者是一生?

面前的树林已经开始稀疏,在可以望到的尽头,灿烂得只能看到一道明媚。

只剩一条细细架出山体的羊肠小道。再也没有绿荫束缚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洒满地面,在我的脑海里面,金星闪耀。累得连腿也快迈不起来,拖着沉重的呼吸,我闭紧眼睛挪动着身体剩下的最后一滴力气。

最后一步。我有预感似地认为这便是旅程的终点。最后一步。我终于完完全全地迈出了丛林。那感觉恍若是从无声黑暗蠕动的隧道踉跄栽倒在光明面前一样。甚至来不及撑开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去望一望四周,我停下来,将头深深埋入膝盖,大口又急促地呼吸。

呼…努力平静着呼吸,我缓慢在只有一人半宽的羊肠小道上直起身。尽管步履还是有些虚弱和摇晃。

然后,我慢慢转头,环顾四周-----

这,这是怎样一个天地!美好地,恍若一下子跌进了宫崎骏编制的童话里。

脚底下一个趔趄,我震惊地几乎要从自己刚刚爬上来的山腰上坠落下去。

阳光下的一切都如隔着一层纱般梦幻迷离的紫水晶。

那么,谁又能告诉我,我所看到的一切,它,它,它究竟是否只是一个梦?这纷杂的世上,究是有着冥想回声么?

那转头的瞬间,近似极慢,像隔了千年百年的轮回一样漫长。又似极快,便是飞鸟划过湛蓝天空的弹指而已。

不管是或快或慢,这里面蕴含的,也便就是时间。

那我,究竟是用了多久,才进入你的视线?是像“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般么?

远处,隐隐有青山之影袅袅。恍若是从绝境中跌跌撞撞攀爬出来,此时此刻,我惊异地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攀爬到了这样的一个高度。所有之一切在这一瞬间便全部都是美的。绝美。美地让人近乎窒息,一层鸡皮疙瘩带着幸福感瞬间蔓延我的全身。

我近乎产生一种错觉,我的脚踝好像软软踩在棉花之上了。好像空中一样。空中的天空之城。

面前呈现的,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它被细细分成一块块的田地,巨大地油菜花田在天空下肆无忌惮地蔓延,一直蔓延在我眼睛几近看不到的地平线。那是怎样夏天的惊喜啊,如炎热空气里拨开的一瓣带有晶莹果肉的果子,站在山顶,放眼望去,那怒放的金色,浩浩荡荡,波澜壮阔,犹如千军万马。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花能开的能像面前的那样张扬奔放,气势磅礴。就这样,我屏息凝视,从面前,脚下,远方,四面八方无端冒出来的金黄色刺得我眼睛生疼。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凝望着,沉默着,像朝拜太阳一样虔诚。一切都尽是绿,尽是翠黄,没入天际。

天地那样广阔,所谓山随平野尽,所谓豁然开朗,不过一念,不过如此。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寂寥的空中,只有山鹰一声长啸划过。

这里,我情愿留在这里一生。就在这个山顶。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感觉我的头脑很冷静,出奇得冷静,就如一块冰水里烧红的铁块。

我分明听到耳旁血液炸开的轰鸣。

却又是无声的。

那首我听了至少不下百遍的天空之城主题曲《Innocent》在四周无端地响起。心开花了。像栀子花一样轻灵曼舞。一个个音符就充斥在血液里,流动全身,成为永恒印记。

这里,我很确定,便是我的圣地,我的天空之城,我想要结束生死的地方。

于是,我又转过头去。站在羊肠小道上面,背后是绝壁,眼前是平原。向前走一步,仅一步之遥;高高的山崖下,是地狱,也是天堂。

迎对正午强烈炙热的光。我将视线锁定在一直晃动在我右眼余光的某处。我屏住呼吸,并且微微眯上眼睛,生怕惊扰了什么东西。我跋涉千山万水,只为到这里证实一个在心里埋藏了很久的种子。而对焦上去的那一刻,万物都静止不动。没有了花香,没有了鸟的鸣叫。没有了同伴们急促行军的脚步声。只是在空白的天际上,那个矗立于山间之上君临天下俯视天地的身影,在无数个日月星辰千呼万唤的期盼下,就这样,孤独蔓延千年。

我从来都不相信缘分。我也从来都不相信真的有巧合这一件事,特别是在梦里,还有真真正正的生活之中。然而是不是这一切都被翻转了。饥渴急切地凝望,不去关心眼睛是否疼痛,我只看到我面前,在这个离头顶不是很远的地方,赫然耸立着一栋城堡!

那是如动画里天空之城一样的城堡,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残破。它其实早已不能算作是一间房子,因为它的屋顶甚至也已经在岁月长河无情的摩挲中失去。只剩下四周垂垂老矣的墙在讲述时代的历程。甚至,原本城堡应有的华丽的颜色与装饰也已经消失不见,唯有华丽外表下那用一滴滴汗水磊上的一块块土色砖块残存。

仿佛着了魔一般,视线一点不离地粘着眼前的景物,不舍得放开。

斯洛伐克的山近乎都是圆的,很少有高耸入云,过于艰险的悬崖峭壁。这里山的线条从来都是很优美,如大海风平浪静的时候不时涌起的一小簇浪花,在湛蓝的天、蔚蓝的地里翻滚。有时还会伴衬山脚下一栋栋冒着炊烟的农舍与牛羊。还有漫山遍野的绿。科学老师说,那是因为2万年前冰河时期这一带都被冰雪覆盖,这种圆嫩的山便是坚冰运动后留下的结果。那样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它被磨掉了尖锐呢-----

可我不这样认为。在无限的遐想里,我还是呆立于原地不动。那座城堡。它不是很大,只是盘踞了整个山头。但是似乎全世界的光亮都在它背后升起,我只好紧皱眉头去打量它坚毅的轮廓,它的线条因为逆光而变得有些模糊。就好像那就是另外一个太阳。可望而又不可直视的强大所在。

我又似乎在动着。穿过光阴的谜团,还有千百年战火洗礼。穿过春季细雨绵绵,穿过夏日炎炎,穿过秋天落叶满地,还有寒冬飘雪。那座城堡,始终顽强矗立。我不知是怎样的灾难还有抛弃才能把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顽强的所在打败。就像在电影《天空之城》里一样,我怎样都不会认为那样一个睥睨人世间所有生灵的超级帝国竟如此沦落。

时间可以旋转,但你应该不会改变的啊。暴雨会倾盆,敌军会厮杀,而你--凌冽驰骋于天地的英雄,应该一人抵千诏的啊。就像此刻的山崖,几亿年前的昨天和几亿年前的今天,这座山峰始终承载着你。如此,山峰若在,你亦未去。

到底是怎样漫长的执着在指引着你不屈不挠的守候。残破与坚强,这两个词语我第一次在一个地方同时找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然而,这里的花儿已经完复盛开荼靡了数载,你怎还在等待。我只看到每一天的太阳都会首先照亮你的黑暗。那么,黑夜的时候,当只有冰冷的瓦砾与你一起陪伴度过夜晚的时候,那一定很孤独吧。你残存,你不尖锐,只是因为你在岁月的风霜里摸爬滚打了太久太久。我只是、只是不愿意相信,原来你,也会老去。

走进那一堆残存的废墟。就像走进宫崎骏的画笔里描绘出的世界一样。杂草在每一面墙壁的脚下生生不息,它们并没有意识到,它们正在装点这里沧桑记忆。我的头顶上有一个圆形拱门一样的东西,上面依稀还能看出一点点雕琢痕迹。

背靠墙根坐下,就坐在墙根疯长的杂草上,一切都软绵绵的,很舒服。从老师那里接过来我们的午饭--一块三明治,就这样一片吃着,一边望向世界。面包很硬,也很难下咽,但我却浑然不知。在那个山顶上,一朵小花、一棵小草,都被我视为和城堡一样美丽。一边眯着眼欣赏着景色,一边我的思维却被深深卡住了。为什么会有离去呢。因为在我的思维里,一切美好地东西都会和我们,和这个世界一样永垂不朽的。眼神停放于某个地方,我呆坐,食不知味。

蓦地,听见同学们在唧唧喳喳地议论。我将头探出悬崖,怔然。我正好看见一个人从我刚刚艰难攀爬上来的羊肠小道上面跳了下去。那一瞬间真的是很恐慌。因为我只看见他毫不犹豫地跳下去,但一切都没有改变。比如说这明媚的天空。比如说这山峰。再比如说这无边无界的原野。

他跳了下去。修长的身体在空中划过。经过一个微微低下的俯冲,他便又飞了上来,笑容在脸上绽放。这时我才注意到,他原来是背着滑翔伞的。能像他一样飞着,也是很幸福的吧。我默默想。可以像春天的蒲公英一样,四处游荡,飞得漫山遍野。也可以尽情领略这美景,这个世界。我咬住嘴唇,然后默记他的动作。

真奇怪。经过一个低谷,他反而飞向了更高更蓝的地方。空气把滑翔伞撑起,在没有任何动力的情况下他竟然飞了起来。

因为在他跳下山崖的时候,我差点认为生命就是这样结束的。

等一等。俯冲,上升。他并没有离开。死去,或者是重生,没有人会完完全全消失在这个无比闪耀的银河里。就像这城堡。它一直在这里。就像天空之城。它或许现在还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漂浮。就像这花儿,重开日无穷。就像我们,至少我们现在是在一起的。

莫名的,风起了。把刚刚环绕一切的燥热吹散了。在山顶上起风永远眼前看到的是一片清新的绿,伴随孤傲的山峰,还有清癯的城堡。星转斗移。太阳又移动了一个方向,但它始终是挂在天空之上的一轮希望,不是么?

于是,在风里,一切都在悉悉索索地抖动。草儿在墙根下挺直脊背。我的衣角微微扬起。已经蓄留到腰间的一头黑发飘飘洒洒,观一世清风飒沓。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此时撒到脸上明媚的阳光竟也是温柔的。

天空中云层缓缓在原野上空移动;掠过一片片山峦还有炊烟,在地上投下巨大地影子。此时的原野还有天空,仿佛在亘古的静默中面面相觑,却如两个平行的时空、永无交界。那有又算什么呢。至少还能彼此深望。就如此时的天与地,此时的我与你,就这样在一起,没有距离。有距离也是不怕的。我们会一同呼吸这世界的清新,一同观看天空中银盘似的满月。只要你还存在,我还活着,哪管什么光阴无情,日月如梭。这种感觉很奇妙。抚摸着残存的墙壁,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永恒算什么啊,我们最终还是这样巧合一般遇见,在古老和现代之中一个不紧不慢的时间点。

就像天空之城主人公希达和巴斯一样,他们也没有料到会去到天空之城的核心,尽管他们会有深深地期盼与寻找。正如狄更斯《匹克威克外传》里描述的城堡一样。“参差而尖锐的石头上挂了一大团一大团的海藻,在一阵阵的风里颤抖,还有绿色的常春藤悲哀地绕着黑色的,倒坍的雉堞。在这后面耸立着古堡,它的塔没有了顶,它的厚墙倒了,但是骄傲地告诉我们它的昔日的威风和力量,在七百年以前,它里面响着武器的铿锵声,或者回荡着宴会和闹酒的喧声。”不管是怎样的破烂,每一样事物都会拥有着自己的辉煌。

时间和世间,便是轮回的吧。或许千年以后,我已经老去,但是还会有我的子子孙孙在地球上无尽地繁衍下去。或许万年以后,这座城堡已然归墟,但是或许也会有另外的建筑在这个山顶上矗立。或许亿年之后,这座山峰终将崩塌,但是依然会有其他的山峦重新隆起。

我们总会离去,却又总会存在。只道是寻常。

永远忘不了在宫崎骏的另一部电影《幽灵公主》里面,当山神死去,并用自己身体的每一滴鲜血将大自然重新拯救以后,之前一直执迷不悟的队长说的一句话:“原来自然和生命,是如此神奇啊!”那时刮起的风和现在近乎一样。如此,神都归去,但崭新的世界还有崭新的人类也便会重新建立起来。

人之一生便是用来寻找的。我们在寻找中前进,不断完善自己的心灵,于是在生命结束的时候便不会留下遗憾。就如一个只有起点的火车站,每个人都提着自己梦想的箱子踏入,然后就会有一场旅行,伴随火车轰隆隆的脚步和汽笛鸣响。在那一刻,在那一个山顶上,我清楚地意识到,这里或许是我心中的天空之城。那是我认为世上最干净地方的所在,虽然只不过是旅行中一晃而过的风景。就这样一直微笑吧,加上奔跑,或许会有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扬起笑脸。

放心,像这样的感动,每个人生来的车票中,已经全部涵盖。


Tag:心中 , 天空

下一篇:野菊花…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