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人生

2020-06-30分享


尴尬人生文/蒋淑玉调进县城的那一年,县里举行了别开生面的“公开选拔进城教师”的活动,...《尴尬人生

尴尬人生

文/蒋淑玉

调进县城的那一年,县里举行了别开生面的“公开选拔进城教师”的活动,除少数名额照顾边远山区工作者的家属外,大部分名额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考,三年教龄,大专以上文凭,45岁以下的教师均可报名参加,报名者抽签上课,评委打分,择优录取。一时间,一大批教学界的佼佼者光荣地进了城,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新闻。

很惭愧,我是“少数名额”里的其中一个。人贵有自知之明,“鸡立鹤群”的我除了勤奋工作外,很少抛头露面。

一日,上面突然来人说要听公开课,由于事先没有准备,谁也不愿意领这份差事,教研组长费尽口舌在各个办公室游说了一圈,都没能把这件事落实下来。校长急了,见我挟着课本气喘吁吁地往教室走,便急中生智说:“小蒋,下一节听你的公开课,怎么样?”“行呀!”不知内情而又不谙世事的我居然爽快地答应下来。

事后想想,校长的那一招也真是绝了!把最差的一张牌打出去,保险系数最大:上得好,皆大欢喜;上不好,也不至于给学校丢脸。

那一天,我上了朱自清的《春》。对朱自清作品的钟爱,对散文创作的爱好和探索,以及多年来形成的热情投入的教学风格让我占尽了便宜。几句“煽情”的话语,就把学生紧紧抓住,学生们配合默契、情绪高昂地跟我遨游一幅幅清新明丽的春景图,如痴如醉地接受我真、善、美的熏陶。教学内容环环相扣,课堂气氛生动活泼,整个教学过程都是“超水平”发挥。最后,当我与学生一道关起课本把《春》背诵下来时,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课后,检查组的一位同志深有感触地对我说:“选拔出来的教师素质就是高!”

我只好如实招来:“对不起,我是‘照顾’进城的。”

他睁圆了眼睛,奇怪地问:“你为什么不换一种形式,你完全可以选拔进来的!”

我也睁圆了眼睛,奇怪地问:“为什么人们看重的是形式而不是内容?”

散文集《遥远的琴声》之《流萤岁月》


Tag:尴尬 , 人生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