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

2020-06-29分享


那年,我调到一个新单位,人生地不熟,就先把行李和“家当”在一个房檐下,呆在那里,不知所去...《住房

那年,我调到一个新单位,人生地不熟,就先把行李和“家当”在一个房檐下,呆在那里,不知所去。人来人往,好奇地望向这边。我们一家有些不自在。因为这里放有锅盆碗瓢,还有铺盖卷儿,尤其有好几个胀鼓囊囊的蛇皮袋子,又黑又脏、横七竖八撂在那儿;还有一些生火的劈柴、煤筐筐、纸箱箱、米罐罐、面盆盆什么的——过惯了穷日子,觉得什么都用得上,所以没有舍得扔掉,乱糟糟地摆了一大堆!

儿子当时还小,就悄悄地问,我们家在哪里?

家在哪里?浪迹江湖,四海为家吧!我也悄悄地说。儿子不懂,友好地笑笑,妻也笑笑。

我去问部门,部门说,房子紧张,你和小丁合住一间吧。

合住一间,我带家了呀?

部门说,那没办法!

我也觉着了单位的艰难,就准备帮他们度过这个难关。

我把房子从中间用帘子隔开。准备合住。但不知将来哪一家要“垂帘听政”呢,想想,有些好笑,但心底也升起一丝淡淡的感伤……

小丁没有住。小丁成全了我。我很感激!

部门听到后,也很感激,就又给小丁分了一间房。

住,是住下了。吃饭的问题怎么解决?

在距单位二三里地的一个农庄,我以低价赁了一间房,用来做饭。但这里没有现成的水。我每天就从单位的大口井里,打水,挑过去。天天如此!

一年。

两年。

当时,走到街上,看到拔地而起、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家属楼,好不羡慕!

尤其看到住在本单位家属楼的人们,觉着他们怎么就那么高雅、那么幸福呢?于是非常渴望有一套住房。非常!

有时,就登上高处,眺望那些住楼的人们,看他们怎样优雅地慢慢走完过道,最后进入不同的单元……

一年。

两年。

我购房的热情从来没有消减过,反而与日俱增。四处打听,不是房价太高,就是过于偏远,要么干脆没有货。

费尽周折,苦尽甘来。我终于以当时比较高额的价格,置到了一套楼房!虽然不惜债台高筑!

是一套二手房,在三楼。房主很多东西都折合成钱,留给我。我全认了。

萧规曹随!

简单粉刷之后,我们就“乔迁新居”。全家真是欣喜若狂!搬东西时,大家小心翼翼,生怕磕碰了房子的棱棱角角,担心弄脏了墙上的一点一滴,走路也蹑手蹑脚,甚至说话也轻声细语。大家成了文明人!

竟然有三个卧室,一个客厅,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室一厅”啊,嘻!从阳台望出去,视野很开阔:蓝天白云,近水远山,房楼屋舍,村翁玩童,鸟鸣嘤嘤,树木森森……

在厨房,妻轻轻地抚摸着光滑细腻的大理石锅台,静静地打量着厨柜、餐桌,构画着美丽的蓝图……

在小卧室,儿子跑来跑去,或摆放书本,或收藏玩具,或坐在地板上摆积木,或躺在小床上看天花板……

在书房,我长叹一声:终于有了自己的工作天地!在四门书柜旁,我伫立良久,百感交集。细细地摸挲着书柜的每一个阁子,打量着它的每一个线条。最后我开始归置我的那几箱书,分门别类,码得整整齐齐,放得井然有序。书桌,很大,很光洁,颜色古朴典雅。我构想着在这里怎样拼打自己的明天!

晚上,灯光柔和明亮,墙裙“金光灿灿”,墙壁雪白平整,左手边是红梅迎春图,右手边是“松梅竹兰四君子”图。地板甚至反着光,照得见人影。开始供暖了。热浪一阵一阵,“扑面而来”,哪里还有什么冬意,甚至要除掉外套。洒满兰花的窗帘一直拖到地面,华美大方,下面的盆景欣欣向荣,有兰花,有水竹,有马蹄莲,有美人蕉……

大家兴奋得几乎一夜不能入睡。

早早起床,我去漱洗,自来水哗哗地响。我突然想到原来人们说的一句话:楼上楼下,电灯话话;要喝开水,轻轻一压!

我想,我从此告别了远行挑水的岁月,筚路蓝缕的日子虽然还在进行,但今天已经是一大进步!——那支扁担,我今天仍珍藏着,它毕竟是我艰苦创业的见证呀!

妻也早早起来,开始收拾房子。先爬在地板上,用柔软的毛巾,一遍一遍,细细擦过,再慢慢地理好各式家具,最后一一摆放好花盆。

一会儿,冬日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斜射到阳台上、卧室里,暖意融融,好不自在,人生到此复何求!……

每天下班,我都报着一种欣喜和自豪,要回“家属楼”了!那里有我的天地!

时光总在飞逝。

上班的上班,上工的上工,上学的上学……

一年。

两年。

……

一切都在变。当时新居有高楼,至今已觉不新鲜——

首先,儿子的小卧房,开始摆得很乱,到处是书本、玩具,地上还有果壳、纸屑。被子有时也不叠,堆在床上。我的书桌上也随意摆放着大大小小的书、揉皱的纸团。打开的砚台,布满粉尘;写过的麻纸,一张,两张,不成形的折放着,有些还飘到了地板上。甚至墙上也溅了墨水。妻子很忙,有时一边埋怨着收拾起来。衣架上更有意思,有草帽、背心、暖水袋,各式大大小小“色彩缤纷”的衣服……

屋子似乎已经陈旧,墙上留下了许多淡黑的指印,挂画也有些暗淡。墙底的基砖,有一两块松动了,露出裂缝。窗帘看上去,也有些陈旧过时,盆花无精打采,想开不想开的……

我的书柜现在早已摆满,东东西西,什么都往里塞,荣誉证、工作手册、报纸杂志、甚至还有夏凉帽和冬手套。

厨房的壁柜,受了冷气受热气,抗不住了,漆皮就翻卷起来,像干涸的大地……阳台上则挤满了太多的饮料瓶和果汁盒。

原来,进门一定要先蹭一下脚,除去尘垢,再换拖鞋,然后,轻移“猫步”,生怕惊动了下面的住户。时间久了,嫌麻烦,进家门也不讲究,穿着皮鞋,“噔噔噔”随地乱走,有时,还在客厅的地板上敲核桃或杏核吃,完全忘记了楼下人的感受。甚至在午夜,超大音量的收看电视或播放音乐:叮,咚咚,叮咚咚……

午休,楼下的小孩冷不丁放一个鞭炮,就梦中惊醒,惆怅,生气。有时,墙外的马路上,还会传来叫卖声:剃须刀了——;卖煤了,卖煤了——;收长头发了……更让人难以入睡!

住新楼的热情,早已减退。下班回到当初梦寐以求的“新居”时,也渐渐没有了什么感觉,痴情早已冻结,执着化为乌有,爱意摇落,呵护全无……

其实,生浩中有很多东西都这样,保鲜能有多久呢?花儿总要凋谢,叶子总会枯落,正说着“万紫千红总是春”,那边却“已是悬崖百丈冰”。走进超市,看到最多的就是保质期是多少多少。

保质期有多久?让我们沉吟。比如,你的理想,你的斗志,你的恒心,你的勇气,你的节气,你的尊严,甚至你的爱情?

准备着,时刻准备着,我要粉刷好我的小楼,让它焕然一新,并从此,时时呵护,让它永远干净保鲜,我也因此会经常三省吾身,净化心灵,清洁精神,坚持操守,时时呵护生活中的美好,留住最可宝贵的东西,绝不“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


Tag:住房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