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四境

2020-05-19分享


在各种选择都不成行的最后,逼上梁山,不得已而为之。此第一境界也。对此,也没有终极目标,过一天算一天,一边观望,...《教书四境

在各种选择都不成行的最后,逼上梁山,不得已而为之。此第一境界也。

对此,也没有终极目标,过一天算一天,一边观望,寻找机会别处下手。教书在这里只是一种过渡,也没有立志要干出名堂,自然一切是敷衍着来:有事早奏,无事散朝。无竭忠尽智之心,有躲尖溜滑之意,人生很低调,一腔苦水任挥洒,教了书比窦娥还冤,每每见人辄曰:我真傻,我怎么选择了教书……我单单知道……其情势不亚于鲁迅先生笔下那个失了孩子的祥林嫂。他不快活,学生也快活不到哪里去。教起书来,对教材一知半解,甚而漏洞百出,或称“陌生”为“百生”,或称“乌龟壳”为“鸟鳖壶”,或称“黑旅风李佳手持一把大爷”……其实这种人没心肝,他懒于想教材的问题、效果的问题,至于环节的问题、取舍的问题,学生的问题,这些都不是问题……工资月月领,几度夕阳红,稀里糊涂度春秋,南郭先生亦先生!我想说,他还真幽默!可惜连教书匠都算不上。

第二种境界,知道选择教书也是一种谋生手段。也立志要教好书,工作起来,一页页一本本,满写满算,篇篇见红,板板见白,个中辛酸子自知!备课则照抄教案,复制课件,韩信将兵,多多益善嘛,要的就是领导同志的一片赞誉,有赞誉就好,冬则可保暖,夏则可纳凉,好大一棵树,好蓝一片天……

他们讲起课来,也存古趣,拿腔作调,照本宣科,可教的永远是别人的东西,一切都以书上为准,增一字唯恐遭罪,损一字可能损功,一切奉行本本主义,正如《三滴血》中之对白:书上所载,焉能有错?他也很有压力,争先而恐后,瞻左而顾右。自觉干着别人的事,生怕有个闪失,也不想我是谁,我为什么教书,至于教书的社会意义更无从说起,只知“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上课复下课,岁月成蹉跎,此可谓教书匠也!

教书已是一种事业。这自然已上了一个大台阶,此可谓第三境界。已意识到教书的过程就是体验以至享受人生的过程,酸甜苦辣都是人生的况味。教学有一个科学的计划,一节的,一天的,一周的,一月的,一年的,五年的,十年的,乃至终生的,都有个构思,有个蓝图。备课结合教学参考、教学大纲、教学辅导,但不泥于此,能博观约取,博采众长,放出眼光,自已来拿,教学能便宜行事,因材施教,课堂上时不时迸射出智慧的火花,灵感也常常参加进来,甚或激情洋溢,滚滚滔滔。创见有的来自学生,有的来自自己,有的则是师生共同的成就。学生因老师的点而悟,老师因学生的疑而思,教学相长,相得益彰。有时,突发奇想,将教学心得形成文字,见诸报端刊头,进而形成一些差不多的思想,有教学的,有教育的,也有人生的,其实他们的境界已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他们有50%或更多教的是自己的东西。

四境界,也就是最高境界,在学问上居高临下,俯视平川;在做人上,风定云淡,境界博大。他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教师或教授,他可能胸怀天下,俯仰古今,世事洞明,充满睿智,见解独到,是精神上的领袖,学问上的导师,他们往往代表一种方向,开拓着某种领域,是挺拔长青的思想之树。甚至他们引领时代前行,这样的人一如孔孟,又如老庄,其思想之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蜩与学鸠又何知。


Tag:教书 , 四境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