攘鸡者

2020-06-29分享


今有人曰:攘邻之鸡者,或告之曰“是非君子之道。”曰:“请损之,月攘一鸡,以...《攘鸡者

今有人曰:攘邻之鸡者,或告之曰“是非君子之道。”

曰:“请损之,月攘一鸡,以待来年而后已。”

如知其非义,斯速己矣,何等来年?

这篇寓言故事,出自战国时代孟言行的着作《孟子。滕文公下》其中的一则,因其在政治主张和哲学道德修养方面有独到见解,故对当时的社会有着较为深远的影响和启迪。古文难读,不易洞悉。倒不如译来一阅:有这样一个人,每天都要偷邻居的鸡,有的人劝告他说“这不合乎君子为人的道德”。这个人说“将来减少些,每月偷一只鸡,等到明年,然后就洗手不干了”。

如果知道那是不道德的,就应立即洗手不干,又何必等到明年呢?

在我们这里,最近几年住着很多外来‘淘金者’,都知道新疆人有钱,钱好挣,就是得要下苦力。有本事的人挣大钱,没本事的挣小钱,比来比去,还是觉得在这里总比在家死守着那几亩薄田好得多,在家看来,即使是出外讨饭,也没人看得到,倒也落了个出门在外,有本事有魄力的好名声。

小赵,在这租种土地已三年多了,因其是外来务工人员,平时里邻里之间很少有走动,说话也没什么份量,与人见面时也只是善意的一笑而已,家里有两个孩子,小的刚满周岁,由于媳妇身体瘦弱,奶水很少,只有靠冲鸡蛋膏来喂养孩子,市场上的鸡蛋很多,不是不方便去买,就是买回来有好多是坏的,于是家里就养了几只鸡,天天都有新鲜蛋,勉强够孩子给养。

这天下午,小赵慌忙跑来一脸愁闷地对我说:“叔叔,我家的一只鸡不见了,刚跑出来一会,附近我都找遍了都没有,唯有你家的东面那家还没找,门前有条大黑狗,我不敢进去,烦您帮忙看看好吗?”“那家根本不可能呀,在我们队里,是数一数二的富裕户,家里有车,城里有房,羊群满圈,那有可能的事,别瞎猜了,还是其他地方找找吧?”我十分自信地说。但当看到他那满脸焦急无助的样子,便答应了他,径直来到隔壁邻里家。

“胖老板,看到一只下蛋鸡跑过来没有?”我开门见山地问道,“没有呀,我家就不养鸡。”胖老板很爽朗的回答说,话语间,便迎了出来。无奈我们只有转身返回,就在这时,不知是出于巧合,还是主人的执着有了唤醒,就听到从客厅的房间里,传来几声“咯咯”“咯咯”“咯达……”的鸡叫声,这时,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都注视到了这里,谁家的孩哭,谁心疼。谁家的鸡叫谁懂声。再看胖老板的脸上,红一块,青一块,白一块,宛如被人刚刚打过一样的尴尬难堪。记得,以前抓鸡宰鸡,都要撵上好几圈才能逮住,可现在的鸡不知咋地,一见人就趴下了,难怪捉鸡就那么的轻而一举。

事后,也有人知道了此事,众说纷纭,有的说:外来打工确不容易,拖家带口,背井离乡,酷暑寒冬的一年没闲过,怪可怜的。但也有的说:外来人吗,别说吃只鸡,就是吃只羊,又能奈何!

年刚过,还没到二月二,人咋又馋了。

有的时候,逆境最能锻炼人,陶冶人,造就人,完美人的一生。


Tag:攘鸡者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