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三十九岁离异女人的自述

2020-06-02分享


  这世上,除了父母亲之外,恐怕没一个人认可我,都觉得我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后半生注定没好日子过。   实...《一个三十九岁离异女人的自述

  这世上,除了父母亲之外,恐怕没一个人认可我,都觉得我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后半生注定没好日子过。

  实际年龄,我已经三十九点五岁了,再活个三十九点五又能怎么样?不就是如此吗?人生这杯茶,凉就凉喝,势就热喝,无所谓了。这叫看破红尘。

  这半辈子,掐指算了算,我一共谈过十个男朋友,嫁过三个男人,最后落得心灰意冷,不想再折腾了,孤身过完余下的时光。我要自珍自爱,把残破人生好好修补,还我冰清玉洁的原身。

  然而,不幸的是,生活中突然走来了一个他,带着微笑,带着久违的温情,还有于我已然凋零的浪漫。

  倘若没有经历过曾经,我会轻易被他击垮,然后心甘情愿上他的当,流一些可笑的所谓动情的眼泪。

  现在不同了,在情感面前我俨然五毒不侵,他再百般卖弄我都无动于衷。

“你受过伤,和我一样,所以我们都在怀疑人生。你想找到归宿,和我一样,却落得只能缩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我是不轻易向人表达情感的,但在你面前,我无法自禁。感觉,我不是向你表白什么,而是向我自己。我不想自欺欺人,我觉得我们其实就是一个人,你是我的影子,我是你的原型,如此而已。”他这样说,说得有些真。

 

  “我是独一无二的。”我淡淡地说,“不过,要谢谢你的酒。这酒很好,谢谢。”

  “我也感觉我是独一无二的。”他笑了笑,端起酒杯,“我们碰一下,虽然可能心难以碰撞。”

  这份幽默我早就领会过了,很平常。

  可能是酒喝多了,他的眼眶有些湿润,最后问我:“你真的无动于衷?”

  “有必要吗?我们现在都是正常人。”我苦笑。

  “说得太对了,我们都是正常人,呵呵。”他笑了,但下意识的抹了一下眼睛,不知是不是抹泪。

  一个月过去了,他没有来找过我,我也没有想他。

  这天晚上,我接到了他的电话:“相同的人,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一起生活一下,你意下如何?”

猛地来这句话,不像求婚,也不像求爱,还挺现实的。

 

  “你怎么不说叫我嫁给你?”我反问。

  “我们都是正常人。”他套用了我的话。

  “你能给我什么?”我问。

  “我什么都不能给你,或许,我能给你伤痛的感觉,其实,我也很需要,这种感觉。”他说,“很奇怪,现在想痛一回都很难了。”

  “现实,我也不知道痛了。在这世间,真的没有人能给我痛的感觉了,你也做不到。”我如实说。

  没过几天,更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他用他的皮卡拖着日用品到了我的住处门口,还很平静地说了一句:“我嫁给你算了。”

  这是什么人?我都没有同意,他就这样搬来了,叫我情何以堪?

  “你可以把我赶走,就像赶走你自己一样。我做好了思想准备,你给我伤痛的感觉吧。”他大大方方地搬他的东西,好像往自己家里搬一样。

  我茫然,我不知所措,面对这样的男人。

  “你搬吧,只要你觉得可以,什么男人我都见识过,就是没有见识过你这种男人。”我心里话。

  “我是来照顾你的,——哦,不,我是来照顾我自己的,相同的人。”他就是这套理论,还让人无法反驳。

  下面就看他怎么表演,我总觉得他是在表演。

  家务活他会做,但并不勤恳,也不是抢着做。他不过问我的私事,我也不问他在外面做什么,两人心照不宣,隔着距离又好像走得很近。

  那天我感冒了,他为我买了不少感冒药,催我吃下。我吃不下,他很难过的样子,说:“你不吃就算了,病就两人一起病。”

第二天,他就真的发烧了,不知怎么做到的,应该是减了衣服,而不是亲吻了我造成的。

 

  “我们是同病相怜,我真的很喜欢感冒,这种感觉真好。”他也不吃药。

  世上有这样的男人,我真的服了。

  感冒好了,他很轻松地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说想要一个孩子,属于我们的。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

  “我觉得你还行。”他看着我。

  “你现在就可以走了,门是敞开着的。”我不可能答应。

  “算了算了,只要你高兴,一切随你。你高兴我也高兴,相同的人。”他不再勉强。

  半年之后,我肚子隆起来了。

  他显得很兴奋,遇人便说:“我老婆怀了,嘿嘿。”

  说实在话,这个男人给了我充分的自由空间,他把一种爱演绎到自然的境界,无形之中我被他吸引、感动。

  束缚的爱不是爱,放飞的爱才有蔚蓝的天。(来源:说情感事)


Tag:一个 , 三十九岁 , 离异 , 女人 , 自述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