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二百五”

2020-06-02分享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周末,小王很沉重地忙完了手中的文稿,起身离开办公桌,刚想舒舒服服地伸一个懒腰,电脑都还没来得及...《好一个“二百五”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周末,小王很沉重地忙完了手中的文稿,起身离开办公桌,刚想舒舒服服地伸一个懒腰,电脑都还没来得及关闭,腰间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久违而熟悉的声音,顿时,小王差点从凳子上蹦起来,那真是“有朋从远方来,不亦乐乎!”。

原来,小王别离家乡十多年的一位老同学,从广州返回了贵州西北部的小城。见面寒喧几句后,小王看见荣归故里老同学一副春风满面的派头,着实感到了几分从未有过的自卑,心想:“瞧人家在外面混得多风光”,头发油光油光的,满脸红润,身材已明显发福,小王怀想着自己这几天忙于按揭办房贷的艰辛,内心不觉荡起一丝酸楚。于是,小王借故单位有事,迅速脱身而去。

回到单位办公室,聆听了几首网上抒情的歌曲后,小王的心态渐渐平静了一些,便郁闷地泡上了一杯浓茶,心想:“人生道路千万条,各走各的路,管它阳光和明媚,管它泥泞和灰暗,反正,每天都是一日三餐”。临近下班,小王仍象往常一样,关上电脑和窗户,正欲拉门离去,突然,又一陈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老同学又来电话,说是已邀约上几位同学欢聚欢聚,请他一定前往助兴,地点在一位女同学开办的叫“粗茶淡饭”餐馆,由他买单请同学们吃顿便宴,见见面叙叙旧。

小王正犹豫迟疑,那边电话已断。心想:“不去!仿佛又不顾及同学情面;去吧!心中又有一股怪怪的滋味”。走出单位大门,小王挺挺胸,洒脱地朝餐馆走去,庸俗地想:“不吃白不吃,有人请客,管它的!”。

拖着灌铅般沉重的步履,小王足足用了半个钟头走完了十分钟的路程。仍有几分自卑的小王,局促地迈进了“粗茶淡饭”餐馆的“雅居包房”,一推门,迎面就听到几位男女同学爽朗的笑声,顿时,小王的自卑便烟消云散而去,入席间,同学们互相热情地打着招呼,一种久违的友情象暖流滋味了全身,真乃是宛如“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般的温馨,时间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寒窗苦读的岁月。

酒过三寻,推杯叙旧之间,一股同学情谊溢满包房,好不遐意之感。渐渐地,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不胜酒力的小王已有几分昏昏噩噩,醉眼朦胧地斜靠在餐桌旁。迷迷糊糊之中,相聚的同学依次离去,有的说:“孩子的作文还需辅导。”有的说:“明天还要出差下乡。”有的说:“那边还有应酬。”……只有小王半醉半醒的依旧斜靠着,那位在外面混得颇为风光的老兄,也不知何时蒸发而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反正其它包房的宾客都已散去,这时,一位服务员小姐推门进来:“先生行吗?我们要关店了。”小王抬起仍有一些沉重的头,环视了一下四周惊愕地问:“人呢?”只有服务员小姐柔声细气的回应“都走了!先生。”

这时,在服务员小姐的引领下,小王也潜意识地起身向通道走去,下了楼梯,转身正欲跨出餐馆,耳边却冷冰冰地传来一句喊话:“先生,请买单!”正愕然,小王已回到收银台前,白天的喧闹没有了,整个餐馆寂静极了,仿佛时间已停止。冷静片刻,小王惶惑地直视着收银员:“多少钱?”这时,收银员显得很友善:“先生,共计255元。就收250元吧!”

初秋的凉风拂面而来,付完款,走在洪南路回家的路上,小王感觉酒意已散,只有两腮还微微的发热,斜望着稀稀疏疏过往的车辆和昏黄疲惫的路灯,脚步急促起来,走着走着小王心想:“别人请客,自已买单。简直就是一个冤大头”。

不知不觉中,小王已回到家中,老婆却劈头盖脑地唠叨起来:“你这死鬼!这么晚才回来。酒气熏天的,又去打麻将了”看着歇斯底里狂闹的老婆,一向“妻管严”的小王,顿时酒意全无,为了不影响单位宿舍楼同事休息,丢不起颜面,只好一五一拾地把今天当了一回冤大头的来龙去脉向“领导”作了汇报,小王虽然澄清了自己没赌钱的问题,却被老婆臭骂了一句:“真是一个二百五!”

这真是一个郁闷的周末,躺在温馨的床上,小王心里堵得慌,硬是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总觉比打麻将输了几千元还不是滋味,自言自语道:“妈的!真是二百五!”

文/李新春


Tag:一个 , 二百五

下一篇:活祭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