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大的大果

2020-05-22分享

大果当班时厂里炉灶坏了,火烧得不旺,作业时间延长了近一半,半夜后才能交班,车间主任对大果说:“迟就...《胆大的大果

大果当班时厂里炉灶坏了,火烧得不旺,作业时间延长了近一半,半夜后才能交班,车间主任对大果说:“迟就不要回去了,洗完身就在厂里睡。”

一旁大果的同事“阿猫”说:“我平时总说他胆小如鼠,他不服,硬吹他胆大包天,晚上正好是证明他是狗胆还是鼠胆的好时机,就让他回去吧。”虽然大果家并不是很远,只有半小时的路程,但是很偏僻,要过一段半梳半密的林地,林地的路边还有不少坟墓,大果下半夜从没回去过。

“回不回去自己看着办吧。”车间主任说。

“回去!”大果大声说。

“真回去呀?”“阿猫”吃惊问。

“真回去!”大果果断的说。

四更天,天空中蒙上一层薄薄的轻纱,一瓣桔子似的月儿才升出两杆高,山朦胧水朦胧,四周除了瞿瞿虫鸣和大果自己的脚步声外,更无声息。大果感到越来心虚,脚步声时不时把自己吓了一跳,一惊慌四周黑黝黝的石头、树木变成魔影在晃动。

大果开始后悔中了“阿猫”的激将法了。一路上,大果尽量将心思往旁引,果然这样一想事一分神忘了恐惧步行速度加快,路程已走了三份之二,前面已是没有高大树木不算阴森的卧马山茶园了,只要绕过卧马山右侧就是他自然村所在地。

蓦地,一条黑影从卧马山左侧路上移了过来,大果止住脚步定睛一看。发现这回确实不是虚幻,这一惊非同小可,“嗡”的一声,觉得脑袋发胀心“怦怦”狂跳起来。是人?是畜生野兽?还是真有鬼怪?大果呆几秒钟后,本能地闪身躲在身边的老枫树下。不多时,黑影也到了老枫树下,这下大果看清了,是一个背着布袋的蒙面人。

这蒙面人到了树下,四下张望了一下,放下布袋,拉了拉正蒙面布的嘴口,从口袋里模出了包香烟,抽出一根含在嘴里,从胸前小口袋里掏出一只驳壳枪式的打火机,只听答的一声,枪口吐出了一条火焰。

大果屏住呼吸,心想:我身材比他高大,此刻若出其不意出手,逮住他易如反掌。不,看这小子像是卧马西村的流氓“娄阿鼠”,和这种人结怨划不来,再说他自己没出息兔子吃窝边草,偷自己自然村里的东西,我何必狗抓老鼠多管闲事!

不等大果想清楚作出决定蒙面人已背上布袋扬长而去。大果一边从树后蹑手蹑脚转出来,一边安慰自己:逮他时机瞬间即逝,是他不该倒霉。

走着走着,大果真想昂首阔步高歌一曲壮壮胆,可最终还是轻手轻脚的歌也唱不出来。突然的脚被一条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趔趄了几步,心又一次提到嗓子上,脑袋“嗡”声消失后定睛一看,虚惊一场,是自家水管。

不知脱节没有。大果对这台小水泵可有感情了,自前些日子在集镇买回来后,他和妻子的感情得到升华。大果检查罢水泵,回家睡觉了。

不知睡了多少时候,迷迷糊糊的听到妻子喊水泵被偷,大果立即翻下床来,问道:“喊什么?”“抽水机被偷了。”妻子捶胸顿足。

大果到水井边一看,铁箱已被撬开小水泵不见了,在破铁箱下还发现了一个驳壳枪式的打火机,大果顿足道:狗不捕鼠连吠几声都不会,然怪反被被鼠欺(“阿猫”一直是叫他“大狗”,他也认为狗没什么不好,说好狗护三邻嘛)!

天还没大亮,大果快步向镇派出所走去,走着走着就停下了脚步。“不好和派出所的人说得太明白,不如就不报案了吧,反正小水泵也值不了多少钱。”大果犹豫一会儿后又折转回去。

“大果昨晚下半夜真回去了,是英雄不是狗熊!我服他了。”第二天,“阿猫”见到大果来上班,当着他的面对同事们称赞他说。

一脸疲惫相的大果听后一声不吭。


Tag:胆大 , 大果

上一篇:店老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