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旅行

2020-05-22分享

图书馆的窗台上有一盆花,一盆会改变颜色的但不开花的花。我放下手中的书,目不转睛的看着它,心里想:不开花也好意思叫...《奇妙的旅行

图书馆的窗台上有一盆花,一盆会改变颜色的但不开花的花。我放下手中的书,目不转睛的看着它,心里想:不开花也好意思叫花,不过从某种角度看,它倒真像一颗不错的树呢,挺拔的干,茂密的叶子……于是感觉这花就在我眼前渐渐的高大了起来,嗯呵,很不错的感觉哦~说不定换个角度看它会有更不一样的感觉呢,于是就顺势向后一倚,惊惶,居然仰面倒下了,怎么会?我原本好好地坐在椅子上的!

这,是什么情况?赶紧翻身站起来,一边跑一边观望,脚下的地五颜六色的的软软的像是凝固了的泡沫海浪,波涛起伏,我不住跌倒、站起、在跌倒……索性就爬吧,省去了跌倒在爬起的麻烦。

当爬过第七种颜色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一片棕红色的硬地,从海绵上跳到了硬地,我终于不用在爬行了。话说这颜色我实在的不喜欢,还让我想起了盐碱地,有点惊悚的感觉,然而真正的惊悚却在盐碱地的边缘等着我:峭壁,看样子有九十度整。一阵眩晕,我还是觉得爬回去比较好。

窝在一片浪花里望天,心有余悸的同时也思忖着这些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为什么这些东西有点眼熟呢?那峭壁的底部看起来就像是……地板;远处银灰色的冰川貌似暖气片,左上方的黑洞洞的一片就应该是桌堂,那么我现在正躺在我的坐垫上,我天,谁能告诉我我是怎么变小的?!暗自祈祷,最好不要被人一屁股坐死的好。既然都这样了,想什么都是白费,不如去看花吧~或许现在应该说是树了吧。怎么去呢,这“跋山涉水”的?转着圈想法子,好像是有办法了,后背上居然还有一对翅膀,飞过去吧,凡事总有头一回不是。挥动两下,感觉还不错,升高了。

从这个角度看我的坐垫这个配色可真够糟烂的了,真有点怀疑我曾经的审美了。在高一点的时候,看见了坐我对面的女孩,丫头,你也真够淡定的了,我都突然从你对面消失了好不好,您好歹倒是有个反应啊!在高一点的时候,啊哈,乖乖,它真的变成树了,我来了我来喽,然而飞过去的路途却并不顺利,从窗花挤进来的风一点也没有秩序,不断是把我往后推,太不厚道,只是它们太急于进来暖和一下了,没空听我和它们理论,一群活的匆忙的家伙,生活就在那里,急什么呢真是。此路不通那就另辟蹊径吧,为什么非一棵树吊死呢,all road slead to Roman。在用尽最后的力气之前,终于到了树根下,啧啧,我就说它更适合做一棵树嘛,一颗不错的树。站立的姿态刚劲中带着柔美,叶片温柔的闪着光泽。

爬上大如小船的叶子,双手枕在脑后,被泼了一身的阳光,闭着眼睛,感受叶子有如呼吸一般的摇动。“我怎么才能做到像你那样躺着呢?”一个声音在我身边响起。“这有什么……”循声望去,我着实是吃了一惊“难的么?”一只长了很多腿或者是胳膊的大昆虫仰倒在我身边,不知所措的摆弄着它的那些腿或者是胳膊。看它认真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或许你先穿上鞋子或者带上手套会比较好办。不过我可以慢慢的教你。”这下它也笑了。不在为那些手足的布局而忙碌,开始和我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起天。就像是相识多年一样。冬天里的阳光就像是大朵大朵的羽绒轻轻的飘落在我们的身上,暖暖的,轻轻的……

指尖一疼,我“哎呦”一声醒了过来,对面女孩不满的皱了皱眉。书桌上蔓延着一小片汪洋,不动声色的摸出纸巾,毁尸灭迹。小小的嘲笑声钻进我的耳朵,一只小小的蜘蛛仰在那里八条腿揉着肚子笑个不停。我用笔尖轻轻的戳它一下,才让它从笑死中得以幸免。

它假装淡定一边剔着牙一边看着我,我说:it is you ”“Yes you are right baby。这可吓了我一大跳,我刚想尖叫一下,对面女孩愤怒的抬头瞪了我一眼,故意长处一口气,拿笔狠狠的敲了一下桌子,又低头忙的不亦乐乎了。我和蜘蛛吐吐舌头,相视一笑。用笔在纸上写下:“不简单哦,博学的咬人蜘蛛”蜘蛛从左爬到右,说道:“那是啊,我可是一只大学里的蜘蛛。不过拜托你下次写小点行么,爬着读书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儿,知道么?”我刚想写下“遵命”作为我的回答,一想到蜘蛛的话,我改成了“OK”,蜘蛛得意洋洋的笑了,像小孩子一样要与我击掌,我伸出那只被咬的手指,它貌似是要把我推到似的。也不知道至此蜘蛛用的是手还是脚。


Tag:奇妙 , 旅行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