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一家人(四)

2020-08-16分享


双节的来临,七天的假期,使的紫嫣很是高兴。对刚放下行李的秦孤鸿开心的说:“爸爸,我们都是学生娃儿。放...《幸福一家人(四)

双节的来临,七天的假期,使的紫嫣很是高兴。对刚放下行李的秦孤鸿开心的说:“爸爸,我们都是学生娃儿。放长假了,可以好好玩几天。是吧,爸爸。”秦孤鸿拍了一下紫嫣的小脑袋笑着说:“嗯,我们都是学生娃儿。放假了。”“放假了?也不要忘记看书,做作业。不要就想到玩。”在沙发上看报子的秦父对秦孤鸿父女说。“晓得!”紫嫣答道并同时和秦孤鸿相互做了个鬼脸。

秀娟依旧不仅不慢的上着班。在双节到来之前,把绣好的十字绣送到装表店去了。国庆,中秋双节的重逢。这几天来古城的游客比平时多了好多。中秋那天上上午班的秀娟,下班回到家时,秦孤鸿已把装表好的十字绣挂到墙壁上了。

紫嫣的二叔秦勇军一家,小姑秦晴一家到已经到了。秀娟还没进家门就听见了笑声。回到家的秀娟和兄弟姐妹们一一打了招呼。平时大家也是常走动的。但是都不会像今天这么齐。要不你休息,就是他没空,你今天有时间,但是他又不得来,总是聚不到一起来。

秀娟到厨房问正在忙碌的秦孤鸿和秦母还有没有事情要做。秦母说:“不要,差不多快好了,秀娟,你休息一下,好吃饭了。”秀娟洗了洗手,到客厅与大家说笑。

秦孤鸿从厨房出说:“好了。收捡一下桌子,吃饭。”大家一齐动手把桌子收拾好。摆好凳子,端菜,乘饭。秀娟给每个喝酒的人都倒上了一杯葡萄酒,二婶丽华给每个不喝酒的人都倒了一杯饮料。小姑秦晴则照看好那三岁的儿子晨曦,以免他现在捣乱。大家围坐一桌。秦父说:“来,来。举起手中的酒杯,让我们为中秋,国庆。干杯!”大家举起酒杯。轻轻相互碰撞,时时发出阵清脆悦耳的声音。每个人都喝了一口。

紫嫣说:“今年这酒是我和妈妈一起做的。”二叔秦勇军一饮而尽说:“呵,小紫嫣会做酒了。”就把手伸向秀娟说:“大嫂,把酒拿来。我侄女做的酒,我要多喝几杯。”秀娟把装着葡萄酒的可乐瓶子递给了秦勇军。秦勇军为自己倒了一杯。秦母说:“少喝点”“妈,这酒,度数又不高。”秦勇军说。“不高,也要小喝点。”秦母提高了音量说。秦父咳了一声说:“勇军,你妈叫你少喝点,你就少喝点。”“好,好,好。多吃菜,是吧,爸。”秦勇军听话的说。秦母说:“就是,你大哥上了几个星期的学,跟他的新同学学的了一个新菜,你们都好好的尝尝。”大家品着菜,喝着酒,说着话。一餐饭就在这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完成了。洗好碗筷后,秀娟端上了备好的水果。大家又是说着笑,聊着家常,工作。当然,说话最多的还是二叔秦勇军。

秦父说:“勇军,一个晚上就你说话最多。你看你儿子,就很少说话,多安静。”秦勇军有点玩笑的说:“爸,是你不让他说话的。”“我不让他说话,我没有呀。”秦父很是不解。“爸。”秦勇军有点得意的说:“你听听,你给他取的名字‘子语’就是止语,不说话的意思。大家说是不是?”又对着大家来证实确是如此。“我勇军,就是勇往直前。所以,话就多一些。兄妹三人,也是我最先结婚的。孩子也是老大,哈哈。”看到秦勇军这样声情并茂手舞足蹈的说,大家全了笑。秦晴止不住笑说:“就我们三兄妹的名字,大哥的最好听。”秦母说:“你大哥的名字,当时……”秦母有几分忧伤,眼里含着泪水,哽咽的说不下去。

秦父拍了拍身边妻子的膝盖,握着秦母的手。多年来相儒以沫的情感都体现在这一拍一握中。“当时,”秦父接着秦母的话说。孩子们从没有看见奶奶那样过,把电视声音调低了些,都依偎在自己父母身边静静的聆听。“我和你妈都很年轻,比秦晴现在现都还小。那是66年吧。我和你们的妈妈也是那年结的婚。那时,我们对未来充满着希望,对实现理想的抱负满怀信心。记的刚报到时,校长问我:‘为什么选择教书这一行业?’当时我很是自豪的说:‘周总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我为祖国强盛而育才。’这就是我的志向。可是。唉!”秦父叹了一口气接着说:“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一夜之间,好像一切都没了希望。学生不好好上课,工人也不好好工作,整天不是游行就是开批斗会。好多人都被打倒了,成了牛鬼蛇神,老师成了臭老九。我们这样的小地方,不像大城市那样轰轰烈烈,但是受到的冲击也不小。连古城墙的墙砖都拆的一块没剩,说是破四旧。校长因说一句话也成了批斗对象,到一个农场去劳动改造。说是要改造他腐朽的思想。那时我去看过校长一次,也就是一次。唉!”秦父饱含着泪水深深的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见到校长时,正好是中午休息,校长见我时有点诧异,但是,很快就平静了。对我不冷不热的,好像有话要对我说,但是看守的人就在身边转来转去,又不好说的样子。在他们上工之前我就离开了。走时,校长握着我的手还是对我说了一些话:‘志远呀,你不该来的。回去后少说话,好好生活,学校还会书声朗朗的。如果有一些不如意,就等吧。在坚持中坚守,坚守自己内心的那份执着。一切都会过去的。’说完校长就转身离开。那看守看了我一下,也走了。我看着校长那慢慢远去的背影,泪水就一颗一颗的掉落了下来。在回来的路上,泪水就没停住过,当时内心很是难受。不断的在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那时候,我觉得我们有一群人,就像是一群被打散了的大雁,孤独的,孤寂的,孤单的飞着,不能鸣叫,遇到同伴不能交流。内心的那种孤独只有经历过才会有体会。回来后,我也成了调查的对象。问我和校长是什么关系。我去看他说些什么,等等一系列的屁问题。我也不能上讲台了。天天去学校当杂工,那些人想到了又问一些问题。有时又让我去陪批。陪批。是什么你们不知道吧?”秦父问正安心听他那段历史的儿孙们。

“陪批”秦母解释说:“就是他们说;你们的爸爸,还年轻,对阶级敌人认识不清。所以,在批斗会上批判那些什么”四内份子,牛鬼蛇神“时。让你们的爸爸也在一旁听批斗。让你们的爸爸在批斗中认清阶级敌人,提高阶级觉悟。站对阶级队伍。在陪批中改造思想觉悟。

那时,我怀着老大,挺个肚子,和你们的爷爷,奶奶在担心中,每天看到你们的爸爸能平安回来,就是一件开心的事。孤鸿的名字就是那时取好了的。你们的爸爸说:‘不管是男孩,女孩,都叫孤鸿。’我能理解你们爸爸内心那份孤独。”

“孤独呀。”秦父接过话说:“那是一段非常艰难的岁月,在那段日子里我常想起校长对我说的话:学校还会书声朗朗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书声朗朗。这是我心中的一丝希望,并拥着这一丝希望,我静静等待了十年。十年呀。”秦父衰叹:“勇军的名字,很是有当时的时代气息和历史背景。”

“爸,我的名字呢?”秦晴很是想了解自己的名字的来意。秦父深呼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说:“你的名字也是很有意义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历史上称是:十年浩劫。打倒了”四人邦“,全国上下一遍欢欣鼓舞,喜气洋洋。国家恢复了高考。我又回到了讲台上。校长也回来了。学校又是书声朗朗。这就如同久远的阳光穿透阴霾的天空。回暖大地,使的人心愉悦。就如同你们大嫂的那幅十字绣《富贵牡丹》那样色彩艳丽的朵朵花儿。‘等闲识的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那种喜人心情,就是秦晴的名字。”

听到爷爷说到妈妈的十字绣。紫嫣开心的用小手摸了一下妈妈的脸轻声说:“妈妈,爷爷夸你了。”秀娟看着女儿笑了笑没说话。

“原来,我们的名字都是有那么多的意义在里面的。”秦勇军说。“我还已为,我们名字没那么多的意思。”

“名字,那能乱取的。就是现在的人。取些字,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有的字自己都不会写。也不认识,也给自己的孩子做名字。”秦父感慨。

秦勇军抬头看了一下墙壁的挂的钟说:“都快11点了,爸,妈,下次我们回来在听你讲。我们要回去了,明天我还要接几个从总公司来的人。到我们这里来玩耍,我要负责接待。”说完就站了起来,丽华和子语也都站了起来。秦晴一家也说要走了。“好,不要影响工作,夜深了。都回吧。”秦父秦母也不多留了。大家一一道别。出门时秦母叮咛说:“如果忙,你们明天就把子语和晨曦两个娃儿送过来。”“好。”丽华和秦晴分别答应。大家就依次出了门。

儿女们走后,秦父洗漱完,没说什么话就休息了。

秀娟对女儿说:“紫嫣。来,妈给你洗澡,好睡觉了。”

洗好澡的紫嫣要秦孤鸿陪她睡。正在收捡桌子的秦孤鸿说:“妈妈陪是一样的。”“不吗。我就要爸爸。”秦紫嫣撒娇。秦孤鸿还想说什么。秀娟摆了一下手对秦孤鸿说:“我来收拾,你去吧。”正在整理沙发的秦母说:“秀娟,我来吧,你也睡觉去,明天还要上班呢。”秀娟说:“明天我上的是下午班,不忙。妈,你去陪陪爸。爸好像有点……”说到时这里,秀娟把手放到胸口上看着秦母。秦母会意的说:“好吧,那就辛苦你了。”“妈,你别这么说,辛苦什么呀。不就是……”秦母摆了摆手,秀娟也就点了一下头不说了。

秀娟打开院子角落的水龙头,冲洗拖把。等秀娟收拾妥当,洗漱完毕都快12点了。

秀娟轻轻的上了楼。走到楼道口,刚好秦孤鸿轻轻的关门从女儿房间出来。秀娟悄悄的问:“才睡?”“这个娃儿,今晚太兴奋。”秦孤鸿轻声的回答着就进了楼上的洗漱间。

秀娟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轻轻的把门合上在身后。直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推开木窗,一阵微风带着淡淡的桂花清香朴面而来,充填着整个房间,溶江两岸交相辉映的红灯笼分外耀眼,空中皎洁的月光格外明亮。

此刻,秀娟陶醉在其中,这时,秦孤鸿站在秀娟的身后慢慢的用双手轻轻的抱住了秀娟,秀娟微微的向后靠了靠,醉醉的说:“孤鸿,我好喜欢这夜色。”“我也好喜欢。”秦孤鸿柔柔的回。

吊脚楼下溶江的水缓缓的,缓缓的流淌着。

<完>


Tag:幸福 , 一家人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