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妈妈和她的孩子们

2020-08-02分享


那天下班,突然想回家。回家,只为能给妈做顿饭。妈果然没在家,又去地里拾麦子了。拾那一点麦子,有多少用,大热...《鸡妈妈和她的孩子们

那天下班,突然想回家。回家 ,只为能给妈做顿饭。

妈果然没在家,又去地里拾麦子了。拾那一点麦子,有多少用,大热的天?妈说:喂鸡也行啊。

3只花母鸡抱窝。第一只在窝里趴了半月,跑出来,再也不肯管那些蛋。鸡没孵出来,鸡蛋坏了,只能喂了狗狗。第二只一样,也半途而废。只有第三只花母鸡,顶着高温的天气,在窝里趴了20多天,浮出了24只小笨鸡,黄黄的,好可爱。

小鸡该出来跑跑了。从窝里把鸡放出来,鸡妈妈咕咕地带着它的孩子们这里啄啄,那里刨刨,好快乐。

翻翻院子里母亲拾回来的麦子。突然发现,鸡妈妈羽毛大张,疯一样飞快地向花猫追去。花猫跑进屋里不见了。老母鸡,又飞快的回到孩子们的身边。

我向妈说起鸡追猫的事。妈赶紧看那群小鸡,有两只砸在了一个砖下面。一只已经断了气,另一只还有些气息,一会,竟然能走动了。

赶紧把小鸡逮进窝里,数数只剩22只了。看来,真的让猫叼走了一只。

把那只被砖头砸死的小鸡深深地埋在枣树下。免得被猫扒去。

天黑了。小鸡们都钻进妈妈的翅膀底下,一只都看不见了。

这么热的天,鸡妈妈不嫌热吗?小鸡也热啊。必须把它们分开才行。

母亲把小鸡装在一个纸箱子里。小鸡们吱吱的叫唤不停,老母鸡张开翅膀也要进箱子 。

小鸡被挂在了阳台上的晒条上。这样猫是上不去的。

小鸡吱吱地叫个不停。老鸡一个劲的找个不停。像疯了一样,满院子转来转去,好可怜的鸡妈妈。急疯了,怎么办啊?

忽然,老母鸡发现了猫。又疯子一样的追个不停。它知道它的一个孩子是被猫叼走的。

小鸡终于安定下来,老母鸡看来也累了,不知在哪儿睡着了。

早晨,老母鸡又咕咕地找它的孩子们。我赶紧把小鸡放出来。

鸡妈妈领着小鸡在快乐地到处觅食。叽叽叽叽,咕咕咕咕。

妈妈又去地里拾麦子了。这是她的乐趣。

我坐在院子里,看着小鸡,看着猫,看着狗,免得小鸡再受到伤害。一刻也不敢离开。

中午,把小鸡老鸡哄进窝里,堵好。

我为妈蒸了一锅热气腾腾馒头和包子。妈很高兴,夸我做的好吃。我说,好吃就在于放的盐少。放盐太多,不好吃。对身体也不好。要少吃盐。

妈给家里的猫猫脖子上缝上一个圈,要把它拴起来。猫不肯,用爪子使劲的挠着脖子上的绳圈。看来没有自由的滋味,很难受。忍忍吧,习惯了,就好了,谁让你祸害小鸡了呢。

下午,天阴了起来。预报说,全省中到大雨,局部暴雨。也起风了。

妈说:天凉快了,我去拾麦子,一会就回来,等我回来,你再走吧。

睡了半下午,又坐在院子里看着小鸡。猫被栓了起来,关在屋里,狗可栓在外面呢。

小鸡不知道害怕,时常跑到狗的身边。狗瞪眼盯着小鸡,时而汪汪吼上几声。真怕狗瞅准把小鸡一口吃掉。妈该多着急啊!

于是,一遍又一遍地数数看看小鸡还够不够。

小鸡跑来跑去,数了数遍,也没有数清到底还有多少。

天黑黑的,看来雨就要来了。赶紧又把鸡哄进窝里。小鸡们有的钻进鸡妈妈的翅膀下,三四只站在鸡妈妈的背上交头接耳,还有两三只在啄鸡妈妈的眼睛。鸡妈妈眼睛一眨一眨的,任凭孩子们摆布。还有一只,从鸡妈妈的翅膀下,伸出圆圆的小脑袋,东张西望着。

早早地给妈准备了晚饭。没等妈回来,便匆匆的往回赶。

泥泞的路会很难走,否则又要步行……

12/22

如今,小鸡长大了。已经有2斤多重。可是,小鸡生病,丢失,只剩下了8只。它们再也不怕那只猫,还有我们的狗狗。

老母鸡冬天也都不下蛋了。我给妈妈说,喂鸡其实不上算,粮食那么贵,喂了也不下蛋,一个冬天吃的粮食,能买很多的鸡蛋呢。可是无论怎么说,妈也舍不得卖掉她喜爱的母鸡小鸡。

明年开春或许能下很多的蛋呢。

一只光溜溜的母鸡。身上已经没有几根毛了。寒冬到来的时候,它不知什么原因走路一跳一跳的。每天上午,别的鸡都从窝里出来了,他总是最晚出来,下午天还没黑,早早的进窝了。白天的时候,也冷得钻进柴窝里,不肯出来。看着它的样子,好可怜。

想起宠物狗都穿着衣服在大街上走。于是,我和妈妈也给鸡做件衣服吧。可是鸡穿上后,不会走路,歪歪斜斜,直张跟头。翅膀应该是有平衡作用的。把翅膀拿出来。不知是鸡不堪重负,还是失去平衡,不会走路,仰面朝天在地上躺着。我和妈妈晓得肚子都疼了。

看来鸡穿衣服没有狗狗和羊穿衣服容易。鸡只有两条腿啊。

把衣服给够穿上试试。结果第二天衣服没了。还是穿不住啊。

看来,不该穿衣服的,穿了也不得劲。

光光的鸡啊,千万别冻死。否则妈妈会心疼的。

天更冷了,光光鸡冻得快走不动路了。它的样子是那样的可怜。原来8斤多重,瘦的只有5斤多了。预期活着受罪,还不如杀了它,这样鸡也不用受罪了。要不什么时候能熬过漫长的冬天啊?

母亲在我的再三劝说下,终于忍痛割爱。光光鸡成了我们的美味。

2012/2/12周日

小鸡长成大鸡了,每只有四斤多重了。三只公鸡,一只黑红花的,两只黄花的,长得都很高大,很漂亮。几只小母鸡开春快要下蛋了。

突然发现一只大白母鸡躲在屋里桌子下,吓的不敢出去。妈说,光光鸡和大白鸡都是妹妹家的。原来的时候,在后面的院子里喂养,她公公去世后,她婆婆搬到了新家去了。于是把家里的两只老母鸡带到母亲家来喂养。光光鸡没了,这只大白鸡很能干,现在还下着蛋。三只公鸡也欺负外来人员,只要见着大白就一起狠狠的啄大白的头。大白的头被啄的血肉模糊。

妈妈很会想办法。用布把大白的头和脖子包起来,再用胶带粘住。脖子里还系了一条红领巾。见这打扮,三只公鸡很害怕,再也不敢靠近大白。或许过几天,大白的头会好起来的。

周日,我和母亲睡到10点多才起床。母亲正忙着打扫卫生,我赶紧把鸡窝里的鸡放出来。这么晚了,鸡也该吃东西了。

我却忘了受伤的大白鸡,也没有想到它受伤的头再一次受到更惨的伤害。一会的功夫,三只公鸡把它的头啄烂了。要不是有头骨,估计脑子就会被啄出来了。好可怜的鸡!我心疼的都快哭了。

妈妈又找来布给鸡包上,我给鸡的头上撒上阿莫西林,给它消消炎,别感染了。一会,血染红了布。我又给它上了一些药。

妈说,留下那只黑花公鸡,把那两只黄花的杀了,飞飞爱吃, 就给孩子做做吃了吧。我说,两只鸡能卖一百好几十块钱,你舍得吗?妈说,人家买去,不也是吃的吗?自己喂的鸡,什么舍不得的?于是两只大公鸡一命呜呼,再也凶不起来了。

大白可能觉得那两只公鸡不在了,只有一只它不再害怕了。于是,赶紧到院子里吃食。黑花公鸡转来转去在找她的同伴。它还是发现了大白,又要来啄它,妈赶紧把大白放进窝里。

等伤好了,再让它出来吧。

盼望大白快好起来。


Tag:妈妈 , 孩子

下一篇:情何以堪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