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2020-08-02分享


星期五是镇初中最热闹的一天。一到这天,大的小的拎着大包小包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往校门口跑。不一会儿校门口就被...《回家

星期五是镇初中最热闹的一天。

一到这天,大的小的拎着大包小包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往校门口跑。不一会儿校门口就被挤了个水泄不通。

王宝站在教楼前的台阶上,紧攥着口袋里起皱了的两元钱。看着人山人海的校门口,心里犯难了。

过了一会儿,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一咬牙,一跺脚,撒腿就往教室跑。不一会儿就背着一个大包出来了,急匆匆地跟上放学的人群,黝黑的瘦瘦的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出了校门,到了车站。王宝买了票,好不容易挤上了公交车,随便找了个座位就立马坐了下来。

王宝的家在离县城几十公里外的大山里,走路没有个一天来回不了。村子是县城出了名的贫困地儿。王宝是村子出了名的的好学生,几年来唯一一个考上了镇高中的。为此王宝的父母没少乐呵。上学的那天还特意把家里唯一的老母鸡给炖了。

王宝坐车上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大的牵着小的,老的拽着幼的,不禁想起了家里的老母亲、老父亲。

县城没有直接到村里的车,公交到站后王宝还得走二十多里的山路。临走的那天,老母亲千叮咛万嘱咐的叫他别动不动就回家,费钱又费事的!

王宝紧了紧抱着的包,心里打量着回去后怎么交待。想着想着,就想到些不愉快的事。在学校他老被同学嘲笑,穿的破破烂烂的、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王宝的心里空落落的,不是都说外面的世界很美好的吗?当然不是。就像外面的风一样冷,至少我还有父母,家是最温暖的。他这样想的时候,黑黑的脸上才稍稍露出了点轻松。

呲!想着想着公车就到站了。王宝走下车,仰头看了看天空。山里的夜晚来的很快,夕阳只剩下小半边脸,溢出的霞光染红了大片云层。好漂亮啊!王宝喊到。

通往村里的小山路周边长满了野草,狗尾巴草。王宝摘了一根叼在嘴里,背着个大包一摇一晃回家了。

到家时夜色已经很深了,村里十来户人家差不多都息了灯火。王宝走近家门,屋里还隐约亮着烛光。外面刮着大风,呼呼做响,吹在人的脸上像刀割了一样。

“孩他娘,差不多就可以了,天冷了,赶紧睡觉,明儿还要赶早收庄稼呢。”王宝站在门口,听他父亲哈欠着说。没有马上敲门。

“孩他爹,你赶紧睡吧。我得把这双鞋赶好。后天你给宝儿送伙食费的时候把这鞋也一并带去,天冷喽,可不能冻着我宝儿。”王宝鼻子一酸,强忍着没流出眼泪。

顿了顿,敲响了门。过了会儿,门开了。看着母亲日渐消瘦的身体,王宝的眼睛湿润了。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妈,我回来了。

烛光下,一家三口围坐一起。王宝大口大口地扒拉着米饭。

女人摸摸儿子的头:走了这么远的山路可真给饿坏了。

男人坐一旁抽着大嘴烟,吐出一口烟气:不是叫你别回来吗?没出息的人才想家呢。

“我……”王宝顿住了,一口饭噎在嘴里。

“宝儿,别管你爸,吃饭。”女人横着男人:“你不想宝儿,我想呢。”

屋子安静了一会儿,女人看着儿子:“宝儿,以后没什么事就别常回家啊,现在车费贵,三天两头就回家,家里哪里付的起。伙食费你爸爸会给你送去,你就只管好好读书就行,将来出息了我们也跟着沾光!”

“嗯,”王宝重重点了点头,放下碗说:“我身子矮,买的是半价票。我从伙食费省下来的,噢,对了,”说着站了起来,在口袋里一阵摸索。掏出两颗糖:“来,一人一个。”

深夜,女人点燃了炕火,王宝缩在被窝里,睡得比任何时候都安宁。女人走回房间,对男人说:“明天把我们两个过冬的那双棉袜让宝儿带上,这大冬天的,也得有的替换。”

第二天,男人把儿子送到了学校,嘱咐了几句后便匆匆离开了。王宝看着父亲慢慢远去的背影,他知道父亲要趁着天亮走回去。

回到校舍后,王宝打开书包,里面多了两双大棉袜。鼻子一酸,眼泪刷刷就流了下来。

(原创作者:墨念、墨想)


Tag:回家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